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讣 告

中国共产党党员、忠诚的共产主义先锋战士,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退休干部、荣誉学部委员、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原文学所副所长邓绍基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3年3月25日11时30分在北京不幸逝世,享年81岁。

按照本人生前遗愿丧事从简。

邓绍基同志安息吧!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2013年3月26日

邓绍基先生生平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学术顾问、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退休干部邓绍基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13年3月25日11时19分在北京不幸去世,享年81岁。

邓绍基先生生于1933年1月,江苏常熟市人。1939年至1951年,在家乡度过小学和中学时代,1951年考入复旦大学中文系,1953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5年毕业后到文学研究所工作。“文革”前曾任中共文学所总支副书记、代理学术秘书、古代文学研究组副组长、近代文学研究组组長、《文学知识》编委会常委等。“文革”
后历任文学所古代文学研究室主任、《文学评论》编辑部负责人、副所长、学术委员会主任、学术顾问;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文学系主任、文学部主任、博士生导师。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第一届院务委员、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学术委员、全国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成员。2000年12月退休。其后仍担任中国杜甫研究会顾问、中国《水浒》学会顾问、中国《红楼梦》学会顾问、中国近代文学学会顾问。2006年始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

邓绍基先生长期从事中国古代文学史研究工作,研究内容涉及面很广,在唐代诗歌、元代文学、中国古代戏曲、中国古代小说等研究领域都建树颇丰,尤其在古代戏曲研究领域,成就卓著;关于近代文学也发表过系列学术论文,成就令学界瞩目。主编或参与主编的大型著作有《中华文学通史》、《中国文学通史系列》、《中华文学通典》和《中国大百科全书》文学卷等。主编的《元代文学史》系百年来第一部元代文学的全面系统的论著,在学界影响很大,获中国社会科学院优秀科研成果奖。发表各类文章近二百篇,有代表性的有《〈三言〉〈二拍〉中所反映的市民生活的两个特色》、《元杂剧版本探究》、《〈元曲选〉的历史命运》、《五四以来继承文学遗产的回顾和探讨》、《建国以来继承文学遗产的一些问题》和《五四文学革命与文学传统》等。这些论文在当时产生过较大影响。七十年代初开始研究杜甫,著有《杜诗别解》专著。近十年来,陆续发表研究元杂剧的文章,涉及元杂剧作品的内容、格律、版本和作者生平等诸个方面,为多年学术积累的结晶,是为即将出版的《元杂剧考论》专著的主要内容。1991年以来编注或主持编注有《元诗三百首》、《金元诗选》、《元文》和《百科图说元曲三百首》等,其中编注的《元诗三百首》是近代以来的第一部元诗选本。此外,还有《中国古代戏曲文学辞典》、《中国文学家大辞典辽金元卷》和《红楼梦论丛》等。自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还撰有若干现当代文艺评论文章,如《文化论争与学人评价——五四新文化运动若干论争的再认识》、《关于新文化运动这一名称》、,《国学的新研究与陈独秀的偏激——兼评五四新文化运动‘断灭’
传统观》、《近十年来老舍的话剧创作》和《评海瑞罢官》等。《邓绍基文集》和《元杂剧考论》将在2013年出版。

据邓绍基先生的遗愿及家属的意愿,丧事从简,不举行追悼会。邓绍基先生的家属特别要感谢在邓绍基先生住院期间,前去看望的领导、同事以及学生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邓绍基先生的逝世,不仅是文学研究所的重大损失,也是中国古代文学研究界的重大损失。邓绍基先生留下的精神财富将永远嘉惠学林!

邓绍基先生安息!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2013年3月25日

附·挽联及部分唁电

悼邓绍基先生

恩师仙去 谆谆教诲存心底

宏篇永在 莘莘后学循踵迹

李玫敬挽

中国社会科学院老干部处:

惊闻邓绍基先生不幸因病去世,深感悲痛!邓绍基先生的逝世世是学术界的重大损失,他的治学精神和学术成就,将永远嘉惠学林,激励后学。邓绍基先生生前与湖北大学文学院保持了多年的学术联系,并给予多方面的学术支持,我们将永远铭记邓绍基先生的学术贡献与人格精神。

特此致电,深表悼念。并恳请家属节哀、保重!

湖北大学文学院古代文学教研室

2013年3月26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邓绍基先生治丧委员会:

邓绍基先生遽归道山,噩耗传来,我们深感悲痛。邓先生是我国著名的文学史家,道德文章为海内外所景仰,他的辞世是学界的一大损失。邓先生生前曾数次来我中心指导工作,尤其关心我中心的学术研究。祝愿先生一路走好。

谨向邓绍基先生致以沉痛哀悼,并请转达对邓先生家属的诚挚慰问。

武汉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转邓绍基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悉邓绍基先生不幸逝世,敝所同仁深感震惊,谨致沉痛哀悼。先生曾应邀来敝所讲学,于晚辈后进多所关爱。此前数月,还欣然答应将参加今年暑假敝所与地方合办的的学术会议,不意先生遽归道山,呜呼哀哉!

邓先生是中国古代文学研究领域的著名专家,于古代诗文、戏曲、小说等领域均有重要的创获,在海内外享有盛誉。他的逝世,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的重大损失,也是我国古代文学研究界的重大损失。

请向邓先生的家属转达我们的深切问候,并请节哀。

浙江大学中国古代文学与文化研究所

2013年3月25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惊闻邓绍基先生不幸病逝,我们深感悲痛。邓先生是我国著名的文学史家,在古代文学研究界有重要影响,他的辞世是学界的一大损失。邓先生曾数次来我院讲学,尤其关心我院的古代文学学科建设。先生虽已归道山,但音容笑貌如在眼前。

谨致沉痛哀悼,并请转达对家属的诚挚慰问。

武汉大学文学院

社科院文学所领导:

惊悉邓绍基先生于三月二十五日去世,震惊而悲痛!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邓先生以学者之勤完成了许多重要文学史问题的考证和阐释,以贤者之情身体力行于中国古代文学学科建设和学风的改善,以长者之风提携关怀了一代代青年学人的成长,是我们敬重敬仰爱戴的杰出学者和前辈。邓先生的去世是古代文学界的重大损失!我们黑龙江大学中国古代文学学科的老师和同学,将永远铭记先生带给我们的学术滋养和关怀、缅怀他作为文学史家的杰出成绩、学习他作为一代师者为人为学的优秀品格!愿邓先生一路走好,永远安息,并望师母节哀珍重!
邓绍基先生千古!

黑龙江大学 杜桂萍 敬挽

2013年3月26日

中国社科院文学所:

惊悉邓绍基先生仙逝,深感悲痛!先生一生献身古典文学研究和古典文学教育事业,是古典文学学术界敬仰的领军人物,人格清正,学术精纯,为学界永远之楷模。先生生前多次到我校讲学,是我校师生敬爱的学术前辈。先生之去世,使我校师生痛失导师。特此致电,深表悼念,并深切慰问先生亲属。

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

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古代文学教研室

澳门新萄京59533com,2013年3月26日

中国社科院文学所:

惊悉邓绍基先生遽归道山,悲痛之至。先生乃学界大擘,一生致力于古典文学研究,并以自己高尚的人格风范与精深的学术造诣指导了古典文学研究事业的进步发展,是近数十年间古典文学研究领域代表性的少数著名学者之一。先生之仙逝,诚为古典文学学术的巨大损失。先生与湖北学人感情深厚,多所指导,我等后辈,感怀永志。特此致电,深表悼念,并亲切慰问师母及先生亲属。

湖北省《三国演义》学会

杨建文 谭邦和 并全体同仁

2013年3月26日

中国社科院文学所:

惊悉邓绍基先生驾鹤仙去,深感悲痛。我于1985年9月至1986年6月在所里高级进修班学习,得到先生的亲切指导,以后近三十年间,师生情谊更加深厚。我在古典文学研究方面的些许收获,得先生指点甚多,我的拙作,也曾蒙先生赐序奖掖,深心铭记。先生的清正人格和学术风范,是我永远学习的榜样。得知先生生前留言丧事从简,不举行告别活动,特以短言向先生表达深切的悼念之情,并向师母和先生其他亲人致以亲切的慰问。

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谭邦和

2013年3月26日

惊闻邓绍基先生逝世,这是古代文史学术研究界的重大损失!谨致深切哀悼,向邓先生家属转致慰问!节哀顺变!相信邓先生的道德文章必将弘扬光大,薪尽火传!

凤凰出版社 倪培翔 唁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老干部处:

邓绍基先生遽归道山,闻此噩耗,我们深感悲痛。邓先生是德高望重的学者,他在中国古代文学研究方面造诣精深,尤其是在古典戏曲的研究领域做出卓越的贡献,邓先生的逝世是学界重大损失!先生的道德文章为学界景仰,也将永远激励后学,承泽而前行。邓绍基先生千古!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古代文学教研室

邓绍基教授治丧委员会:

惊悉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文学研究所研究员、著名学者邓绍基教授遽归道山,我们无比悲痛。邓绍基先生在中国古代文学研究、教学方面取得卓越的成就,他的人品、学问深深为世人所景仰。谨致最沉痛的哀悼,并请向邓绍基先生的家人表达我们深切的慰问。

暨南大学文学院 敬挽于3月26日

悼邓绍基师

得知先生仙逝的消息,非常震惊。3月17日,听说先生病重,我从广州赶往北京,到医院见过先生一面。刚见到先生的那一刻,我差点没认出来,曾经那么高大魁梧的先生,瘦了很多,身体很虚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说到先生对学术的贡献、对后学的提携和帮助,先生艰难地摆摆手,如往常一样的谦逊;说到先生几年前到广州,我们师生一起饮茶、游珠江的情形,先生疲惫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25日,只有8天的时间,先生就匆匆地走了,让我非常震惊、难受。13年前,我曾到先生门下做访问学者,多年来,先生给予我极大的支持和鼓励,让我受益终生。先生您虽然走了,但您对学生的恩情让我铭记一生。

邓师永垂不朽!学生永远怀念您!

暨南大学文学院:程国赋 敬挽 3月25日

社科院文学所并转先生家属:

惊悉教授逝世,不胜哀恸。

先生是中国当代著名学者,人品学问在学术界享有盛誉。锦绣鸿文,当永垂千秋。先生生前对我院,尤其是古代文学学科,曾给予悉心指导,关怀备至,帮助我们不断发展。如今先生与我们永别,天人暌隔,但先生的纯真、治学的一丝不苟、大胆的探索精神,将为我们铭记,并激励我们不断开拓进取。

我们永远怀念他!

苏州大学文学院

苏州大学文学院古代文学学科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