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那手机有着大块头儿

就土鳖这厮活络,上课总按得手机吱呀吱呀直呻吟。

此公自打相识以来所展现的大癖好:嗯手机,往死里嗯,课上坐着嗯,课下躺床上嗯,一撂下手中活儿就嗯,几个小时顽强着嗯。

他那手机有着大块头儿,黝黑黝黑的肤,硕大的键,打老远看去就是块绣铁,近看只能是块大号屏幕——屏幕以外的肢体总被鳖哥的大手罩着,或抚摸或击打。

而后他把前妻休了,换了款Nokia N74顶上,一样的大块头儿,多样的功能。

鄙人至今仍怀念他那遍体鳞伤的手机,陪伴着我度过那么多时日的可亲可敬的手机,深情难以自禁……值此清明时节,特致以深情悼念……(此段忒肉麻……要扔啥的就扔吧,好是手机……)

鄙人的手机老哥们儿苗条简约,是款Nokia2610
,廉而实用,抗击打能力超强,有连摔五次的经验,值得注意的是,在当今众多手机被偷事件频频发生的紧张氛围下,此手机还具有不怕被偷,就算被偷了也不让人心疼的优点。

其实我与土鳖也就一副德性,五十步与百步之遥,闲暇时总拿手机解乏,尤其是在春意催人困的课堂上,手机人手一只,一人半壁江山,各自为战。斜堆桌上的书本构成一简约实用的碉堡,碉堡内有心虚的贼眼时不时的外瞄侦查“师情”,待老师把眼来探时也只能见到俩专心致志的学生。

我俩赫然便是患难与共的战友,有着从事同一勾当的高度默契,那端老师刚提问,这端我便以胳膊相碰示警,那端老师刚把目光投将过来,他也赶紧翻书传话。

可以说,这是一段精诚合作的日子,“同一张桌子,同一个梦想”。

偶尔我精神略好专心听课,会紧抓时机摆一严肃面孔勒令土鳖停止不法行为,这时的我充满了模范的色彩,全身上下裹着股正气劲儿,俨然神圣不可违拗,而后土鳖会在三申五令中暂时性的收起手机,耷拉着脑袋暂时性的精神一会儿。

偶尔我也沦陷,给土鳖一个机会复辟。再偶尔的话,我俩相约认真听课,各自都把手机放抽屉里,誓不相碰。无奈那课忒无聊,两人都提不起精神,于是我便偷偷拿了手机神游太虚了。这番苟且偷“机”不但要防着尊师,更得提防土鳖冷不防的一声暴喝后将我当场拿下。

当我仔细看那鳖时,那鳖也抬起了头看我,四目相对,我们有太多的话要说,又有太多的话无需说——他的手里攥着手机,我的手里也……

既然大家同在一个屋檐下,那么,这局平分秋色。

同类事件发生在学校的机房里。背景:两人携手连续上了两天网。起因:负罪感油然而生的我说:“下午不要再找我去上网了,读书!”经过:我只身一人再次奔向了机房。结果:在我昏天暗地地打了一个多小时的游戏后的一个不经意的转头间,发现了赫然就坐在我身后的土鳖……

两人同时大叫:“靠!原来你也在这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